<noframes id="pzd3v"><dl id="pzd3v"><delect id="pzd3v"><meter id="pzd3v"></meter></delect></dl>
<dl id="pzd3v"><font id="pzd3v"></font></dl>
<output id="pzd3v"></output>
<dl id="pzd3v"></dl><dl id="pzd3v"><output id="pzd3v"><font id="pzd3v"></font></output></dl>
<dl id="pzd3v"><output id="pzd3v"><font id="pzd3v"></font></output></dl>
<dl id="pzd3v"></dl>
<dl id="pzd3v"><output id="pzd3v"></output></dl>
<dl id="pzd3v"></dl><dl id="pzd3v"></dl>
<dl id="pzd3v"></dl><video id="pzd3v"><dl id="pzd3v"></dl></video>
<dl id="pzd3v"><output id="pzd3v"></output></dl>
<video id="pzd3v"></video><video id="pzd3v"><output id="pzd3v"></output></video>
<dl id="pzd3v"></dl>
<video id="pzd3v"></video><video id="pzd3v"><output id="pzd3v"><output id="pzd3v"></output></output></video>
<video id="pzd3v"><output id="pzd3v"><font id="pzd3v"></font></output></video>
<video id="pzd3v"><output id="pzd3v"><delect id="pzd3v"></delect></output></video>
<noframes id="pzd3v"><video id="pzd3v"></video>
<dl id="pzd3v"></dl>
<video id="pzd3v"><output id="pzd3v"><delect id="pzd3v"></delect></output></video>
上海三米克機械軸承有限公司
全球制造業大轉移:看日本德國如何懟美國
發布時間:2022-09-24
發布時間
2022-09-24

普遍認為,全球范圍內出現過四次大規模的制造業遷移。

第四次在20世紀80年代年代初,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和亞洲“四小龍”等新興工業化國家,把勞動密集型產業和低技術高消耗產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于是,30多年來中國逐漸成為第三次世界產業轉移的最大承接地和受益者。

麥肯錫、波士頓咨詢集團等專業機構以及各路經濟學家和媒體,更多是從“成本結構”(包括人力、土地、能源、制度性交易成本等綜合成本)的角度分析全球制造業轉移,進而研判未來制造業是否會流向印度、越南等低成本國家,或是由中國回流歐美。創新因素在全球制造業遷移過程中的重要推動作用,則并未獲得足夠關注。

中國大陸真正開始承接全球制造業轉移,應該是在2000年之后。目前,廣為人知的BAT(百度、騰訊、阿里巴巴),以及硬件制造相關的海爾、聯想、華為、中興、小米、富士康等廠商和品牌逐漸成熟,中國制造業已然形成一個自給自足、能為海外品牌代工也能推出自有產品的龐大體系。這個體系在2013年9月出版的英國《金融時報》中首度被統稱為“紅色供應鏈”。


目前,中國制造業的利潤率整體上仍比較低,但體系優勢已經形成。中國出口的很多智能手機、家電和PC產品單品利潤率不到5%,人們想當然地認為,利潤的95%都被別人賺走了,企業家終日操心,工人累死累活,國家消耗資源、留下污染,最后只能從中賺點小錢。很多人并沒有搞清楚,這點利潤率的背后恰恰是中國強大的工業體系和市場體系。那95%的部分除了包括引進部分核心的、高端的電子元器件,更多是企業需要付給工人工資若干元,支付廠房租金若干元,支付水電費若干元,交納各項稅費若干元,付給代理商傭金若干元,支付物流費用若干元,付給配件商若干元……這才是構成產品成本的最大部分。之后,成本不會平白無故消失,只代表人民幣從一些人手中轉移到另一些人手中。配件商要供應配件,毫無疑問又需要自己的人工、管理、廠租、水電、物流、倉儲等;供電局要供電,就需要電網建設,電站建設,乃至煤礦開采,電力裝備制造;物流公司要提供高效的物流,就需要車輛,需要司機,需要付費給高速公路;那么下一步,還需要筑路,需要鋼筋水泥,需要……表面上利潤率不到5%,骨子里則需要整個國家的原材料工業、能源工業、基礎設施、物流網絡、配套產業、市場體系的強力支持。制造業的可靠和速度比價格更重要,缺貨絕對比高價帶來更多損失。依賴于中國對規模巨大且完整的供應鏈和基礎設施的投資,中國供應商在外國公司看來更加迅速,也更加可靠。對于歐美日韓等制造業強國而言,“紅色供應鏈”是一個亦友亦敵的體系。如果沒有它,諸如iPhone之類的許多新興產品可能無法在短時間上市,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價格。但中國大陸透過這個體系所推出的自有產品,也挾著速度、彈性、低廉成本以及一些創意,讓傳統工業強國難以在某些市場與之競爭,因為他們缺乏這個體系和條件。


創新驅動最大障礙”當今世界,制造業升級和遷移面臨的最大現實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媒體和經濟學家更多關注國內勞動條件的改變,例如“五險一金”制度實施、游資增加等緣故導致薪資和物價上漲等,以及市場和產業結構的更替,致使中國大陸逐漸失去早期的成本優勢。而“要素生產率”則更關注相對變化,比如2006年以來的這10年間,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了近5倍,這并不表示成本競爭力的必然削弱,如果自動化程度和組織效率提升更大的話。過去,我們習慣性地將拉丁美洲、東歐和亞洲大部分地區看做低成本地區,而將美國、西歐和日本看作高成本地區?,F今,這已是一種過時的世界觀了,工資、技術效率、能源成本、利率和匯率,以及其他因素年復一年的細微變化,悄悄地但也極大地影響了“全球制造業成本競爭力”圖譜。近十年來,全球的要素價格都不同程度出現上漲,但數字并不是其中關鍵,重要的是有沒有與業績掛鉤,與利潤相比,要素價格的上漲是否合理?遺憾的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已經導致(甚至繼續導致)令人悲觀的制造業投資回報率。加上隔在科技創新與市場回報之間的玻璃墻,全球制造業將持續面臨悲 觀前景?,F今,美國主流社會已不太關注來自中國的競爭,認為中國不可能憑新一代制造業取勝,而且逐漸形成關于“為何中國無法擁有下一代制造業”的完整論述。


隨著智能機器人和3D打印等技術的日趨成熟,中國已無優勢可言,跨國公司正想方設法將其高附加值的制造業遷回美國和歐洲。中國已經啟動“中國制造2025”的十年計劃,旨在用先進的制造技術,譬如機器人、3D打印和工業互聯網等,實現高效可靠的智能制造。同時,中國又啟動另一項國家計劃--“互聯網+”,尋求將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和物聯網與現代制造業相結合。即使中國制造業在硬件上的轉型升級得以成功實現,仍面臨三大現實挑戰:01 第一個挑戰:歐洲、美國和中國的機器人耗費一樣的電量,同樣完全按指令工作,也不抱怨或加入工會。歐美工業企業有必要從世界各地運輸原材料和電子元件到中國,讓機器人完成成品組裝,然后再運回美國嗎?這完全沒有經濟意義。歐美企業可以用差不多一樣的成本在本地進行生產,去掉運輸環節。


02 第二個挑戰:中國大多數機器人也不是在國內生產的,即使有些是在國內組裝的,仍然嚴重依賴從外國進口核心部件。


03 第三個挑戰:歐美工業企業在中國招聘技術人才已經有很大困難,因為先進制造業要求的管理和溝通技巧以及經營基于復雜信息的工廠的能力。專業技術人才匱乏,已是中國推進先進制造業和服務業的軟肋。更何況,中國制造業已面臨主要對手超常規的競爭壓力。以制造業為支柱的中國經濟,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會對未來產生極其深刻的影響。官方機構在9月份權威發布的《中國制造2025藍皮書(2016)》指出,在智能制造技術應用、制造業綜合成本變化等因素影響下,全球制造業布局逐漸調整:跨國公司制造業生產呈現向發達國家加速回流趨勢,同時,全球制造業正在加快向東南亞、南亞、非洲等成本更為低廉的地區轉移。前者是發達國家技術創新衍生的成本紅利,后者是低成本國家廉價勞動力優勢正在產生吸引力。夾在兩者中間的中國制造業,正在喪失勞動力成本優勢,而技術和產業升級則面臨不小挑戰?!?strong style="text-size-adjust: 100%; margin: 0px; padding: 0px;">全球制造業大遷移趨勢


最近波士頓咨詢公司全球制造業成本競爭力指數顯示,世界經濟體的制造業相對成本發生了變化,這促使很多企業重新思考過去幾十年對采購戰略的假設以及未來發展生產能力的地點選擇。在制定指數的過程中,智庫觀察到成本競爭力在多個經濟體有所提高,而另一些經濟體則相對下降。通過這個指數,智庫發現制造業成本競爭力變化的四種顯著模式:


2.繼續削弱:幾個過去十年制造業成本就相對高的經濟體競爭力繼續削弱,它們的制造業成本高于美國16%-30%。主要原因是生產率的低增長和能源成本提高。競爭力繼續削弱的經濟體包括:澳大利亞、比利時、法國、意大利、瑞典和瑞士。


4.全球新星:相比其他全球前25位出口經濟體,墨西哥和美國的制造業成本結構有更多的提升。由于工資增長率低、生產率持續提高、匯率穩定和擁有巨大的能源成本優勢,這兩個經濟體現在成為全球制造業的新星。智庫估計,目前墨西哥按單位成本計算的平均制造成本低于中國。全球前10位商品出口國中,除了中國和韓國,其他經濟體的制造業成本都高于美國



久久久9999久久精品小说